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

廢死爭議與政治操弄!

廢死?流著別人鮮血的假正義

民進黨跟廢死團體用社運及立法院的積極作為,試圖偷渡「死刑廢除條款」,而國民黨蔡正元指出,綠委這六項廢死陰謀,就是要立法!讓「廢死團體」和「廢死教徒」,以「專家團體」的名義,大搖大擺公然凌駕三審定讞的死刑判決,直接假藉總統特赦權,廢除死刑,替死刑犯開脫罪責。
另外,蔡英文面對媒體詢問有關廢死議題,她的回應一律都是“廢死要有社會共識、完整配套”。這樣的回應不只讓民眾搞不清楚立場,更凸顯了“空心菜”的特質。

反觀洪秀柱明確表態,提出了六點看法,符合主流的價值觀。
洪秀柱:不贊同廢除死刑並不是因為我不尊重生命,也不是不了解生命權的重要性,而是洪秀柱認為,「廢死」主張存在著一些盲點,也不符合「因果」以及社會 應有的「公平正義」,只有當被害者的親屬關係人願意原諒加害者時,法院才有權力給予加害者免除「死刑」的判決。

人類自古以來,跟其他動物一起,在物競天擇、適者生存的的殘酷現實下,可以輕易觀察到殘殺性命的現象,更不要說戰爭難以避免的殺害行為。所以,我們要從什麼角度來看廢死?過去不論戰爭死傷、社會中仇殺、情殺、隨機殺人無數,相對之下,廢死的重要性是否就相對顯得微不足道了?
另外,死亡是生命必經的過程,從受精卵的開始,到意外死亡、病死、老死等,在生命的過程中,我們躲過了無數次的死亡“危機”,所以今天才能在這裡繼續討論“廢死”。如果我們對生命結束之後何去何從無法取得共識,每個人對死亡的恐懼程度就不一致,有些信仰讓人害怕下地獄,有些宗教影響害怕轉世成為畜生,但也有不少人坦然面對死亡,認為死亡只不過是回歸塵土。有些宗教認為每個人的存在,必有其特殊的意義,我們不得任意終止任何人的性命,否則就違背了“造物者”的安排。還有一些國家已經把“安樂死”合法化,這跟
廢死一樣,在社會上還是爭議不斷,但是他們如何做到,值得我們探討。
根據孫效智在1996年12月〈安樂死的倫理反省〉的論文裡有提到,安樂死合法化會遇到一些不容易解決的困難,並且,這樣的立法是否會衍生出難以防堵的弊端及對法律的濫用,都有待進一步的討論。值得一提的是,國情的不同必須是立法的重要依據。我認為,拿歐美國家來當例子,只會凸顯台灣廢死團體的盲從。蔡英文主張廢死要有社會共識,我認為是有必要的。我們連生死背後的因果、是否有造物者、死後何去何從都沒有共識,那怎麼可能對廢死有共識呢?
霍金2011年接受英國《衛報》訪問時,表示沒有上帝、沒有來世,而天堂更是那些怕死的人所編出來的「童話故事」。如果以目前的科學觀察推論來說,死亡就是塵歸塵、土歸土,沒有來世或靈魂,生命的結束,所有的行為跟想法都會停止,一切都結束了。在台灣包裝著民主的民粹政治裡,所謂的社會共識中,並沒有尊重所謂學者專家的共識,所以廢死爭議永遠存在,只是在實際上要怎麼走,就如同核四爭議,要廢要存,誰大聲就得依誰?或是交付公投,看看雙方的勢力拉鋸,最後由誰勝出?至於誰對誰錯,還是流於各說各話!
坦白說,既然廢死的爭議不會停止,所以民進黨蔡英文也不需要急著做決策,除非另有政治目的。目前,中華民國的死刑是客觀存在的主流價值,民進黨要持續推動廢死,就要尋求更多的社會共識,不要放棄,但也不能靠非理性抗爭的方式解決問題!

沒有留言: